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三章-(2)

利南身上帶有匕首,但是從武器撞擊聲聽起來,交戰雙方所用的武器都不算小,所以正在交戰的人應該不是利南,更何況利南也不需用武器跟人家戰鬥。

既然不是利南有危險,席華便低身躲在沙丘之後觀看。

從情況看來戰局是二對二,兩位全付武裝的人與顯然是一男一女的對象在戰鬥。席華從那女戰士所拿那支特別長的彎刀,認出那兩位戰士是安諾芬夫婦。

席華對安諾芬夫婦的第一印象很好,並本能的認為他們應該武藝不錯,銳利的眼神跟鐵製的高級武器就是身經百戰最好的證明。帶那種武器本身就很容易成為惡徒覬覦的對象,若不是對自己武藝很有自信,是不敢隨意亮出這些高級品的。

但是眼前的情況看來並不是這樣的,安諾芬夫婦顯然是邊打邊逃,而且動作笨拙,再看看他們的對手,身手技巧都很普通,席華自認自己用短劍就可以贏過他們了。母親札姆娜親自鍛鍊出來的短劍技巧,他可是從沒有忘記練習,在修行途中,席華也不只一次只用劍術而不用法術,就把對手擊敗了。

突然,席華想起他們也才剛從暴風雨中死裡逃生,加上附近能量十分缺乏,還能活動已經很偷笑了。

「我真是笨蛋!」在心裡暗罵自己的愚蠢之後,席華立刻起身,伸出左手食指畫個符文。

「絕望之矛!」



恐懼化為無形的箭,立刻射向兩位攻擊安諾芬夫婦的人,那兩個人在遭受恐懼術的攻擊之後,手上的劍立刻掉下來,雙手捧著胸口喘吁吁的跪在地上。

看見目標的反應,席華楞一下。

(剛剛的恐懼術有那麼強嗎?)

席華施法的強度不大,大概只能讓人頓一下而已。一般來說,搶人家的對手是很失禮的,何況交戰雙方到底誰對誰錯也不知道,所以席華沒有施展太強的法術,沒想到這兩個傢伙居然這樣沒用。

安諾芬夫婦見機不可失,立刻揮動手上的武器,一人一刀把敵人的頭給砍了下來。

「相助的是納使者嗎?」庫妮.安諾芬從對手的異常狀況立即猜出幫忙的人,席華心中再一次的佩服這位精明的女戰士。

「請你幫忙救救我先生!」庫妮的聲音顯然在顫抖著。

席華嚇了一跳,立刻跑向安諾芬夫婦。

「他為我擋了這一劍。」庫妮說完把剛要跌倒的丈夫慢慢放在地上。席華注意到札爾曼丹的左腹部有著一道兩個手掌長的傷口。傷口很深,連腸子都看得到了。

庫妮急忙的用手按住血流如注的傷口,席華也顧不得自己體力不佳,立刻將手放在札爾曼丹肚子上,開始專心唸咒起來了。

由於能量缺乏,席華的施法只能協助止血,無法使傷口癒合。席華費力的施法著,但是像這麼深的傷口,只要法術時效一過,立刻又會爆開來。必須找到針線縫合才行。

席華正想請庫妮去找找看有沒有針線之類的東西,卻聽見有人發出不友善的叫聲靠近。對著落日餘暉的方向咪著眼睛找了一下,席華看見不遠處,有兩位全付武裝的士兵向著他們跑來。

庫妮已經相當疲累了,但她還是站起來,舉起彎刀,擋在席華和她先生前面,表情十分堅定,但席華看得出來那雙握著刀的手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彎刀的刀尖不斷上下晃動著。

「請你救救我先生。」

席華甩甩頭,想減輕頭痛,好集中精神再施展一個攻擊魔法,突然背後傳來利南的聲音。

「趴下!」

席華立刻把庫妮拉下臥倒,只見到兩顆紅色的光球越過他們剛才站著的地方衝向敵方,並且準確的命中敵人胸口。

命中的同時,發出兩道像在水底敲石頭的低沉聲響。但是那兩位全付武裝的士兵卻只是頓了一下,立刻又衝了過來。

居然不怕能量彈!但是恐懼術確實生效了呀!

席華突然領悟了一些事情。

「自燃!」

席華大聲的吼叫。

駱沙利南聽見學長的指示,舉起右手畫了個三角型,接著伸出食指指向敵人。

「炷煌!」

那兩位飛奔而來的士兵身上發出光芒,盔甲內側突然爆發出大量的火焰,接著就整個人連同盔甲爆炸開來了。

「果然沒錯!」看見異常猛烈的火勢席華嚇了一跳,一股似曾相似的恐怖感覺立刻襲來,有個不好的回憶在腦子裡翻滾著。

庫妮手上的長彎刀掉到地上,整個人似乎是虛脫了。

利南則是呆呆站著,對自己小法術所帶來的巨大效果感到不可思議。剛剛的爆炸威力簡直是火球術等級了。

「不要發呆了,過來幫忙吧!」想起札爾曼丹的傷勢,席華甩甩頭,集中精神。

「Salami, Salaminor……」

庫妮用著顫抖的聲音喃喃的唸著,擔憂但嚴厲的眼光一直逼視著札爾。紅髮的戰士咬著下唇,臉上充滿痛苦的表情。

「不要太緊張,你可以放鬆一些。」席華拍拍札爾的臉頰,要他別緊張。

不能同步的話就無法進行醫療。

把礙手礙腳的皮衣脫掉,席華繼續施展醫療術,但札爾一直無法放鬆,反而更緊張。席華發現札爾身上有奇怪的斥力,札爾似乎不大願意接受醫療,庫妮的表情也很奇怪。

「安諾芬先生!不要抗拒。」

不舒服的怪異波動傳出來,利南也感覺到了,露出滿臉的疑惑,並本能的感到厭惡。

折騰一陣子之後,札爾昏了過去,總算法術可以施展開了。

席華將死去的士兵身上的防具剝下來,拿給安諾芬夫婦穿,接著藉由能量的傳送,從利南身上引導了一些能量到札爾曼丹身上,加上庫妮從滿佈海灘的船貨中,找出針線來讓札爾曼丹能夠縫合傷口,暫時的危險總算是解除了。如果席華能好好休息,第二天再施法一次,很快就可以復原。庫妮看見丈夫脫離險境,不禁跪坐在地上。

「真不知該如何報答你們。」庫妮眼中閃爍著淚光。

「札爾何必那樣堅持,」利南搓著鼻子,還打了個噴嚏。

「受傷如果早一點施法治療,效果會比較好的。」

庫妮頭低低的,沉默不語,只是一味的搖頭,不斷說謝謝。

看著庫妮的表現,想起在船上為札爾醫療時的情況,再比照一下這個奇怪的海灘,席華整個人陷入沉思當中。




「媽,蓮華呢?爸呢?」


札姆娜悲傷的看著席華,褐色的眼珠子充滿了痛苦的色澤。


「媽,蓮華呢?爸呢?」


席華又問了一次,但仍然得不到答案,席華怕的渾身發抖,想往隊伍後方跑去。


「不要,不要去,席華,不要去,求求你……」



(瘟疫!害死蓮華那個該死的瘟疫!)

席華想起來了。

留言

  1. 從奇幻愛好者及小說作者的角度來說,希望您繼續寫下去,很期待呢

    回覆刪除
  2. 目前進度,第二部1/3,總共40萬字左右,已經好幾年沒進度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跟製造問題

最近因為免稅菸的問題造成軒然大波,其實也暴露出很多問題,我只的不是國安問題什麼的,那其實是「小問題」,畢竟出國順手帶免稅商品這是「本質合法」(我這次出國也被拜託幫忙帶菸,雖然我也不抽煙),只是當數量超過法定限度,就變非法,有公務員身份當然更是嚴重,但其實這問題本質上不是什麼罪無可赦的重大問題。

你說這是非法走私(其實是超買,走私不會蠢到刷卡),這當然很嚴重,但畢竟這些菸不是什麼「沒經過安檢」的不合格商品(例如夾帶肉品就非常嚴重),也不是走私毒品、槍械。數量雖然看起來很多,實際上跟整體市場規模比起其實也不是什麼嚇人的數量。

其實是逃稅、濫權之類有沒的狀態,講白一點是貪小便宜跟追求蠅頭小利。

關鍵全在其他地方。

這問題可以拆成幾個部份,或者說,其實他是好幾個問題:

表層問題:有人利用特權買免稅菸轉賣圖利(這只算小奸小惡)裡層問題:這是組織犯罪(這才是大問題)文化問題:是否是長久以來的陋習管理問題:這陋習長官是否知情?知情層級到哪個階層?供需問題:為何要走私香煙?偵辦問題:這案子怎樣處裡比較能解決上面的問題?或者說,怎樣才能解決問題而不製造更多問題。 其實,這裏面最小的問題是第1項,只因為涉及總統行程所以鬧大而已,不然根本算不上什麼嚴重的犯罪案件。
問題出在234。
請問如果你要處裡第2點,你要怎麼做?
首先,這個案子不是黃國昌出來開記者會才爆發的,而是檢調早就在「佈線」,那請問你在追一件走私案件時,你是抓車夫就滿足了,而是要抓到車夫背後黑手?大家當會說要抓黑手對吧?那要抓黑手,一是交貨的時候人贓俱獲以現行犯逮捕,還是先抓車夫起來然後要他口供,同時因為抓了車夫,黑手獲得預警可以湮滅證據?
換句話說,黃國昌的記者會,是的,他有提出一個「人家早就在佈線的」問題,但實際上他「破壞人家偵辦流程」。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且有害」。
好啦!既然在黃國昌的協助之下,犯罪集團獲得預警,讓偵辦受阻,那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當然只能土法煉鋼,從車夫開始料理,希望能趕在人家湮滅證據之前快點抓人。
這時候當然要偵查不公開,這是法制常識吧?是的,但黃國昌居然跳出來說要檢調把資料交給他?請問你是誰?你是檢察官嗎?如果是檢察官,可以這樣亂報案情嗎?
換句話說,黃國昌又再一次干擾辦案,指導辦案,而且意圖洩漏情資給犯罪組織。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補助款與貪污

因為收割力量出事了,大家密集討論這件事情,那就來聊一下好了。

首先,政府有編一些預算作為補助款,補助不同單位去執行一些政府希望推行的方案--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什麼問題。

概念是這樣的,政府有些想要執行的方案,也有錢,但沒有人。就這一點,可以看看這篇「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是的,現在不流行大政府,而是小政府,但其實事情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變少,所以政府用補助款的方式「外包業務」就變得很必要了,請注意,這是必要的,也沒什麼不對。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