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三章-(2)

利南身上帶有匕首,但是從武器撞擊聲聽起來,交戰雙方所用的武器都不算小,所以正在交戰的人應該不是利南,更何況利南也不需用武器跟人家戰鬥。

既然不是利南有危險,席華便低身躲在沙丘之後觀看。

從情況看來戰局是二對二,兩位全付武裝的人與顯然是一男一女的對象在戰鬥。席華從那女戰士所拿那支特別長的彎刀,認出那兩位戰士是安諾芬夫婦。

席華對安諾芬夫婦的第一印象很好,並本能的認為他們應該武藝不錯,銳利的眼神跟鐵製的高級武器就是身經百戰最好的證明。帶那種武器本身就很容易成為惡徒覬覦的對象,若不是對自己武藝很有自信,是不敢隨意亮出這些高級品的。

但是眼前的情況看來並不是這樣的,安諾芬夫婦顯然是邊打邊逃,而且動作笨拙,再看看他們的對手,身手技巧都很普通,席華自認自己用短劍就可以贏過他們了。母親札姆娜親自鍛鍊出來的短劍技巧,他可是從沒有忘記練習,在修行途中,席華也不只一次只用劍術而不用法術,就把對手擊敗了。

突然,席華想起他們也才剛從暴風雨中死裡逃生,加上附近能量十分缺乏,還能活動已經很偷笑了。

「我真是笨蛋!」在心裡暗罵自己的愚蠢之後,席華立刻起身,伸出左手食指畫個符文。

「絕望之矛!」



恐懼化為無形的箭,立刻射向兩位攻擊安諾芬夫婦的人,那兩個人在遭受恐懼術的攻擊之後,手上的劍立刻掉下來,雙手捧著胸口喘吁吁的跪在地上。

看見目標的反應,席華楞一下。

(剛剛的恐懼術有那麼強嗎?)

席華施法的強度不大,大概只能讓人頓一下而已。一般來說,搶人家的對手是很失禮的,何況交戰雙方到底誰對誰錯也不知道,所以席華沒有施展太強的法術,沒想到這兩個傢伙居然這樣沒用。

安諾芬夫婦見機不可失,立刻揮動手上的武器,一人一刀把敵人的頭給砍了下來。

「相助的是納使者嗎?」庫妮.安諾芬從對手的異常狀況立即猜出幫忙的人,席華心中再一次的佩服這位精明的女戰士。

「請你幫忙救救我先生!」庫妮的聲音顯然在顫抖著。

席華嚇了一跳,立刻跑向安諾芬夫婦。

「他為我擋了這一劍。」庫妮說完把剛要跌倒的丈夫慢慢放在地上。席華注意到札爾曼丹的左腹部有著一道兩個手掌長的傷口。傷口很深,連腸子都看得到了。

庫妮急忙的用手按住血流如注的傷口,席華也顧不得自己體力不佳,立刻將手放在札爾曼丹肚子上,開始專心唸咒起來了。

由於能量缺乏,席華的施法只能協助止血,無法使傷口癒合。席華費力的施法著,但是像這麼深的傷口,只要法術時效一過,立刻又會爆開來。必須找到針線縫合才行。

席華正想請庫妮去找找看有沒有針線之類的東西,卻聽見有人發出不友善的叫聲靠近。對著落日餘暉的方向咪著眼睛找了一下,席華看見不遠處,有兩位全付武裝的士兵向著他們跑來。

庫妮已經相當疲累了,但她還是站起來,舉起彎刀,擋在席華和她先生前面,表情十分堅定,但席華看得出來那雙握著刀的手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彎刀的刀尖不斷上下晃動著。

「請你救救我先生。」

席華甩甩頭,想減輕頭痛,好集中精神再施展一個攻擊魔法,突然背後傳來利南的聲音。

「趴下!」

席華立刻把庫妮拉下臥倒,只見到兩顆紅色的光球越過他們剛才站著的地方衝向敵方,並且準確的命中敵人胸口。

命中的同時,發出兩道像在水底敲石頭的低沉聲響。但是那兩位全付武裝的士兵卻只是頓了一下,立刻又衝了過來。

居然不怕能量彈!但是恐懼術確實生效了呀!

席華突然領悟了一些事情。

「自燃!」

席華大聲的吼叫。

駱沙利南聽見學長的指示,舉起右手畫了個三角型,接著伸出食指指向敵人。

「炷煌!」

那兩位飛奔而來的士兵身上發出光芒,盔甲內側突然爆發出大量的火焰,接著就整個人連同盔甲爆炸開來了。

「果然沒錯!」看見異常猛烈的火勢席華嚇了一跳,一股似曾相似的恐怖感覺立刻襲來,有個不好的回憶在腦子裡翻滾著。

庫妮手上的長彎刀掉到地上,整個人似乎是虛脫了。

利南則是呆呆站著,對自己小法術所帶來的巨大效果感到不可思議。剛剛的爆炸威力簡直是火球術等級了。

「不要發呆了,過來幫忙吧!」想起札爾曼丹的傷勢,席華甩甩頭,集中精神。

「Salami, Salaminor……」

庫妮用著顫抖的聲音喃喃的唸著,擔憂但嚴厲的眼光一直逼視著札爾。紅髮的戰士咬著下唇,臉上充滿痛苦的表情。

「不要太緊張,你可以放鬆一些。」席華拍拍札爾的臉頰,要他別緊張。

不能同步的話就無法進行醫療。

把礙手礙腳的皮衣脫掉,席華繼續施展醫療術,但札爾一直無法放鬆,反而更緊張。席華發現札爾身上有奇怪的斥力,札爾似乎不大願意接受醫療,庫妮的表情也很奇怪。

「安諾芬先生!不要抗拒。」

不舒服的怪異波動傳出來,利南也感覺到了,露出滿臉的疑惑,並本能的感到厭惡。

折騰一陣子之後,札爾昏了過去,總算法術可以施展開了。

席華將死去的士兵身上的防具剝下來,拿給安諾芬夫婦穿,接著藉由能量的傳送,從利南身上引導了一些能量到札爾曼丹身上,加上庫妮從滿佈海灘的船貨中,找出針線來讓札爾曼丹能夠縫合傷口,暫時的危險總算是解除了。如果席華能好好休息,第二天再施法一次,很快就可以復原。庫妮看見丈夫脫離險境,不禁跪坐在地上。

「真不知該如何報答你們。」庫妮眼中閃爍著淚光。

「札爾何必那樣堅持,」利南搓著鼻子,還打了個噴嚏。

「受傷如果早一點施法治療,效果會比較好的。」

庫妮頭低低的,沉默不語,只是一味的搖頭,不斷說謝謝。

看著庫妮的表現,想起在船上為札爾醫療時的情況,再比照一下這個奇怪的海灘,席華整個人陷入沉思當中。




「媽,蓮華呢?爸呢?」


札姆娜悲傷的看著席華,褐色的眼珠子充滿了痛苦的色澤。


「媽,蓮華呢?爸呢?」


席華又問了一次,但仍然得不到答案,席華怕的渾身發抖,想往隊伍後方跑去。


「不要,不要去,席華,不要去,求求你……」



(瘟疫!害死蓮華那個該死的瘟疫!)

席華想起來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一例一休

吵了好一陣子,中央終於拍板定案了,所以就來談談一例一休這回事。

我們先分清楚什麼叫「例假」,什麼叫「休假」。

「例假」代表了「勞雇雙方約定好要休息的法定假日」,請注意兩個重點,他是法定假日,而且是勞資雙方議定的。

現行規定,七天內一定要有一天休息,做為例假。



通常,我們都會說是禮拜天,其實這是誤解,他可以是任何一天,總之就是週休一日,「嚴禁出勤」,這一天是完全不能侵犯的日子,雇主不能要求勞工這一天上班(命令?吃屎去吧!勞雇關係裡面,沒有命令這種東西,勞資對等,懂不懂?)。

在這邊說明一下什麼叫「七天內」,我們不管什麼星期一開始算的東西,而是「任何一天都可以起算」,換句話說,這句話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法律嚴禁勞工連續上班七天,最多就是六天」 。

(所以有一點要注意,依現行法規,如果你是上一天八小時正常班的人,那你一個月會有8-10天的休假才對,有些公司會直接匡定每月休假天數,其實都是違法的,因為光例假就至少會有4-5天,只有月休四天絕對違法)

好啦!再來就是很多勞工誤會的部份,就是週休二日這件事情。

最常見得誤解,就是覺得公務員「法定週休二日」,為何勞工沒有。

其實都搞錯了,首先,今年1月1號就已經公佈,單週最高工時是40小時,這是天條,就算你是用兩週、八週變形工時,總之「平均」起來就是不能超過單周40小時,如果以一般最常見的每日工時8小時計算(這也是勞基法每日基礎工時的上限),一個禮拜上五天班就達標了,當然就是週休二日,至於第六天的出勤,必須給付加班費。

其實這就是一例一休,早就是這樣了,這次修法只是確定「休」這個名詞,而且增加休假日的定義,讓他加班費變更高。

簡單說,現在勞工本來就是週休二日了,「本來就是」,只是如果第六天要出勤,必須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真正問題根本不是兩例的問題,而是:
1.你他馬的不敢跟老闆要加班費,又不願去檢舉、申請調解,要怪誰啊?
2.你他馬的不敢拒絕加班,明明加班勞方有拒絕權的,你不敢爭取勞資協商權利,又不願去檢舉,怪誰啊?

說公務員一週兩例?對不起,公務員是「二休」,公務員沒有例假,搞清楚,公務員沒有加班限制、加班費也沒有加成,所以像週末辦活動,公務員都是乖乖出勤,加班費一比一。(還有天兵說公務員週末沒在工作的,到底跟社會隔離多久了,政府一大堆有的沒的活動都辦在週末或假日,尤其過年過節或天然災害期間,更是無限期加班。而且公務員也不…

自己不把手伸出來,沒人能拉你一把--台灣勞工的真實困境

最近勞基法修法議題吵得很熱,上一篇文章因為媒體轉載而瞬間破我文章瀏覽紀錄,但也凸顯很多人在這方面觀念的不足,不再寫一篇實在不行。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