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稱讚與羨慕之餘--看東日本大地震

日本發生規模9的超級強震,從電視上看見了讓人無法接受的恐怖畫面,但也讓我們見識到日本民眾的自律與日本政府的效率。這幾天下來,大家最常說到的,就是日本真了不起,以及如果發生在台灣……接下來通常都是說死定了、一團亂之類的負面評價。

我自己也是這樣想啦!怎麼看都差很多,八八風災時災區的亂像我們也不是沒看過,面對災變時政府有多無能我們更是一再經歷。在稱讚日本民眾,以及羨慕日本民眾有個好政府之餘,我們能有什麼反省?

正如八八風災後我也發表過一些建議,這次我也想提一下。

首先,大家稱讚日本人很能自律。

這句話的另一個意思就是台灣人不自律,沒錯,我也覺得台灣人普遍不自律,遇到這種天災,應該是爭先恐後,什麼老弱優先、女士優先的都不見了。但就算如此,也有程度之別吧?至少我覺得那種「讓領導先走」的事情,台灣人還沒賤到允許他發生,而且跟紐奧良水災那種亮槍搶劫相比,921時的台灣人顯然比較有秩序。但是跟日本人一比,還是有段差距啊!

如 果大家覺得台灣人「平均」上比日本人缺乏自律能力,那另一個問題就是--你呢?至少,我覺得我很欽佩日本人的自律,我也相信我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同樣 的,我也希望發出這種讚嘆的朋友也能擁有這種自信。自律這種東西很有意思,只有有夠多人自律,就能產生他律,規矩也自然會產生。我相信日本不可能全部的人 都能如此鎮靜,但只要有夠多人能沉穩面對災難,自然大家都可以冷靜理性面對。

所以,希望大家在稱讚日本人之餘,也不要忘記,假如有一天我們碰到這種事情,我們也要如此面對。

當然,單純的冷靜是毫無意義,甚至是裝死,或者嚇呆了。冷靜是根基於事前的準備以及事後的信任。

說到這個,就要論及第二點,也就是我們羨慕日本人有個可以信任的政府。

台灣人對政府普遍沒什麼信任感,這也難怪,台灣人老被政府欺負,不管是荷蘭政府、鄭成功政府、清國政府、日本政府還是國民黨政府,反正都是不值得信任,專門欺負人民的。至於民進黨政府則是繼續被國民黨欺負,因而顯示出一個無能的形象,同樣不受信任。

所以,當人民在可以預見的天災之前(沒大災也會有小災),事前準備只剩下自己的救生包,這感覺很不踏實啊!要我用一個小背包對抗整個大自然(甚至政府無能導致的人禍),也未免太悲壯了吧!想到這個就開始歇斯底里了,當然很難冷靜下來。

更不用提,日本公部門面對災變的事前準備、充分演習,還有積極的應對態度(比方說驅趕腦殘台灣媒體)。

說 到事前準備,我自己在社會處上班,所以知道「其實我們有在準備」,但好笑的是,我在接觸這個業務之前根本不知道原來政府有在準備這這個,現在我知道政府有 準備一些救災物資,重要重型機具也有列管隨時可以徵調。問題是,準備是有,怎麼發卻不知道……整個體系運作邏輯是「市府協調村里長,國軍協助發放」……都 沒想過這些負責人也可能死於天災的簡單事實,像日本這樣把救援物資分散在學校,甚至公司行號裡面,可以隨時取得不是更好(很多網友都提到日本人很神奇的手 上就有救難物品了,有些是平時自己準備的,有些則是迅速發放出去的)。現在是放在幾個大型倉庫,如果這些地方被震垮、沖走,然後呢?我也不知道,反正肚子 一餓起來,當然就開始搶了(台灣藝人連在根本不缺食物的東京也敢插隊搶食物,甚至在網路上公開這種無恥行徑,好不要臉)。

充分演習的話……大家都知道的,全都是唬爛。

應 對態度的話,其實台灣也不是沒有好過,至少921的時候,日本人很稱讚當時的政府反應(應該說李登輝的反應,不然像劉兆玄這類後來成為馬英九愛將的貨色, 表現令人作嘔),其實日本也從當時的台灣學走不少經驗去補強阪神大地震時的不足,這是一種好得循環。而SARS時的政府應對,也讓國際肯定(至於現在 H1N1災情遠比SARS嚴重,政府卻刻意隱瞞……),不過目前的政府,是那種出事還跑去泡溫泉、游泳的……

簡單說,欽佩日本人,我們可以自我要求,但羨慕日本人的政府……

我 到覺得民進黨應該以準執政黨的身份做些政府應該做,但政黨也可以做的事情,比方說建立地方黨部的緊急災變通報網(這次賑災,請大家注意民進黨公佈,可以直 接捐錢到日本的捐款路徑,不要捐給政府或山寨版的紅會,而佛教三毒的直銷團更不該被信任)、協助規劃災變疏散路線(比方說莊瑞雄就說要規劃北市核災變疏散 路線,希望不是說著玩的。)……有很多事情其實是早該做,而且不只政府,學校、公司行號也都該進行才對,看看日本因為災變演習確實,連小學生都能照著執 行,如果連小學生都能鎮定,社會哪會陷入狂亂。

此外,既然台電對於災變疏散很有信心(不知道打來的信心,居然說疏散沒問題,你相信?), 應該要求在下半年至少舉辦一次全國性的核能災變演習,其中核一、二、三廠應該舉行民眾疏散演習,疏散半徑20公里內的居民給我看看,別說幾個小時內疏散完 畢,我倒想知道你一個禮拜能不能疏散完勒!

其實我們能做最根本的,是換掉爛政府啦!台灣從921救災被肯定、SARS應變被肯定,到現在成為國際笑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選錯人啦!如果覺得日本很了不起,那就記得,如果你選了那種「你不是見到我了嗎?」、「大悲無言」的貨色,陷入恐慌根本是你活該啦!

留言

  1. 從發生天災時的表現來看,這算少數其它國家表現得比美國還要優的地方吧。

    回覆刪除
  2. 其實看見美國氣象主播的表現,也是很搖頭的。

    回覆刪除
  3. 日本國民的冷靜表現,在下認為除了日本的民族性以外,主要來自於平時紮實的訓練與準備。因為有準備,所以不驚慌。台灣就別說了,光排個光明燈都會有問題,不敢想像萬一發生這麼大的災難,台灣人要怎麼辦。

    回覆刪除
  4. 所以我上面說阿!冷靜不是說說而已,政府如沒有透過大量演習讓民種有心裡準備,同時對政府接下來各項措施有事先認知並給予信任,冷靜就變得沒有意義了,還是腎上腺素比較實在。

    無法冷靜的最大原因在於未知,如果民眾事先獲得預警、事先知道避難方式、事先準備救難物資、事先瞭解政府救災流程,之後只要照著走就好了,緊張只是單純的消耗體力。

    如果政府無法讓人信任,搶為上阿!

    回覆刪除
  5. 匿名17/3/11

    搞笑啦,你让任何一个地方有日本那样的地震频率,那里的人民的素质也会提升到所谓日本的水平,这不是什么光荣的...
    ----------------------------
    灾区每日余震不止,加上自衞队的救援行动迟迟未见成效,重灾区的宫城县仙台市已有灾民失控,出现趁火打劫的情况。当地一间便利店日前便遭人爆窃,两个自动柜员机被撬开,内裏的现金被洗劫一空。另有多名青年抢劫商店,掠走内裏的DVD光碟、书本和电子游戏等,其中一名十七岁青年便表示:「我们家附近的商店都被一抢而空,所以踏了三十分钟单车来到这儿。」而他手上拿着一批偷回来的色情光碟,更不讳言地说:「我希望将它们出售赚钱。」一名警夻察目击他们偷窃,但未有上前阻止,摇摇头后便继续巡逻。

    回覆刪除
  6. 匿名17/3/11

    你是愿意被震出来所谓的高素质呢,还是愿意在一个很少灾难但是民众所谓“素质”相对低的地方呢?

    台湾人,遇事多用自己的脑子想一想,不要鹦鹉

    回覆刪除
  7. 支那人果然可笑,被共產黨館,倒楣程度勝過地震千萬倍,中國人素質還不是一樣爛,常地震素質就會變高?省省吧!自己不長進還想寄望靠地震,果然丟臉。

    回覆刪除
  8. Chinks Suck18/3/11

    蠢支那人,要把兩年多前你們地震時表現出的水準挖出來重講嗎,連調查豆腐渣建築都會被判五年,你們還需要天災嗎~

    回覆刪除
  9. 路人18/3/11

    中國人也不想想川震之後揭開建築弊案的人都被關起來了 弄個天災給你有看見甚麼素質進步嗎?

    回覆刪除
  10. 匿名18/3/11

    台灣爐心核反應
    http://blog.udn.com/sigmachen/4991297

    回覆刪除
  11. 我想他的意思是希望中國多發生一些天災,這樣共產黨才有機會被幹掉,跟我倆年前的論調一樣耶!當初我也希望中國災情嚴重一點,最好嚴重到共產黨垮台,看來中國人也認同。

    回覆刪除
  12. 匿名18/3/11

    對阿 把政府換掉吧

    但別跟我說要換一樣濫的民進黨

    回覆刪除
  13. 匿名18/3/11

    我支持阿扁

    貪在多錢也比國民黨好

    快把他放出來

    回覆刪除
  14. 一樣爛耶!不知道種北七判斷是怎麼做出來的,如果只是想留言讓人家取笑的話,可以再多寫一點。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中立論

常在網路上跟人家論及中立,但中立是什麼,我覺得有必要好好釐清。

字典裡的中立,解釋是:『處於對立的各方之間,不傾向任何一方。』

老實說這種解釋稍嫌單純,比方說最常見的一種說法,就是「我不支持藍也不支持綠,反正兩邊一樣爛。」

這樣代表你是中立立場?你是中間選民?錯了,不但完全錯誤,而且你離中立可遠著。

在正式進入中立議題之前,我們要先談一個關鍵性的詞彙,也就是「價值」。

上面提到字典的解釋,有「對立的各方」這段敘述,這個對立,指的就是價值的對立,而價值到底是什麼?其實這是一個多層次的東西,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判斷,而且不同價值觀會堆砌出另一個不同的價值,讓我們用來判斷不同的事情。

比方說死刑存廢與否是一個價值判斷,但在這個價值裡面,還包含了人權價值、生命價值、法治價值、教育價值,甚至更實際的,投資的金錢價值等等。而每一個價值都有他的理由與邏輯存在,也因為這樣,這類價值問題都很複雜。

但就算如此,還是有「價值中立」的存在,大家不妨參考下圖:
這個圖叫「『自以為的』客觀價值中立」,座標中間就是價值中立,而這個中立,是由自己省思自己而得來,「對自己而言,每個自我都處在座標中心」,但若由旁人來看,可能就不那樣中心了。要注意的是,你要先有價值選擇,如果沒有價值選擇,你就跟「這個價值」的價值中立一點關係也沒有。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