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稱讚與羨慕之餘--看東日本大地震

日本發生規模9的超級強震,從電視上看見了讓人無法接受的恐怖畫面,但也讓我們見識到日本民眾的自律與日本政府的效率。這幾天下來,大家最常說到的,就是日本真了不起,以及如果發生在台灣……接下來通常都是說死定了、一團亂之類的負面評價。

我自己也是這樣想啦!怎麼看都差很多,八八風災時災區的亂像我們也不是沒看過,面對災變時政府有多無能我們更是一再經歷。在稱讚日本民眾,以及羨慕日本民眾有個好政府之餘,我們能有什麼反省?

正如八八風災後我也發表過一些建議,這次我也想提一下。

首先,大家稱讚日本人很能自律。

這句話的另一個意思就是台灣人不自律,沒錯,我也覺得台灣人普遍不自律,遇到這種天災,應該是爭先恐後,什麼老弱優先、女士優先的都不見了。但就算如此,也有程度之別吧?至少我覺得那種「讓領導先走」的事情,台灣人還沒賤到允許他發生,而且跟紐奧良水災那種亮槍搶劫相比,921時的台灣人顯然比較有秩序。但是跟日本人一比,還是有段差距啊!

如 果大家覺得台灣人「平均」上比日本人缺乏自律能力,那另一個問題就是--你呢?至少,我覺得我很欽佩日本人的自律,我也相信我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同樣 的,我也希望發出這種讚嘆的朋友也能擁有這種自信。自律這種東西很有意思,只有有夠多人自律,就能產生他律,規矩也自然會產生。我相信日本不可能全部的人 都能如此鎮靜,但只要有夠多人能沉穩面對災難,自然大家都可以冷靜理性面對。

所以,希望大家在稱讚日本人之餘,也不要忘記,假如有一天我們碰到這種事情,我們也要如此面對。

當然,單純的冷靜是毫無意義,甚至是裝死,或者嚇呆了。冷靜是根基於事前的準備以及事後的信任。

說到這個,就要論及第二點,也就是我們羨慕日本人有個可以信任的政府。

台灣人對政府普遍沒什麼信任感,這也難怪,台灣人老被政府欺負,不管是荷蘭政府、鄭成功政府、清國政府、日本政府還是國民黨政府,反正都是不值得信任,專門欺負人民的。至於民進黨政府則是繼續被國民黨欺負,因而顯示出一個無能的形象,同樣不受信任。

所以,當人民在可以預見的天災之前(沒大災也會有小災),事前準備只剩下自己的救生包,這感覺很不踏實啊!要我用一個小背包對抗整個大自然(甚至政府無能導致的人禍),也未免太悲壯了吧!想到這個就開始歇斯底里了,當然很難冷靜下來。

更不用提,日本公部門面對災變的事前準備、充分演習,還有積極的應對態度(比方說驅趕腦殘台灣媒體)。

說 到事前準備,我自己在社會處上班,所以知道「其實我們有在準備」,但好笑的是,我在接觸這個業務之前根本不知道原來政府有在準備這這個,現在我知道政府有 準備一些救災物資,重要重型機具也有列管隨時可以徵調。問題是,準備是有,怎麼發卻不知道……整個體系運作邏輯是「市府協調村里長,國軍協助發放」……都 沒想過這些負責人也可能死於天災的簡單事實,像日本這樣把救援物資分散在學校,甚至公司行號裡面,可以隨時取得不是更好(很多網友都提到日本人很神奇的手 上就有救難物品了,有些是平時自己準備的,有些則是迅速發放出去的)。現在是放在幾個大型倉庫,如果這些地方被震垮、沖走,然後呢?我也不知道,反正肚子 一餓起來,當然就開始搶了(台灣藝人連在根本不缺食物的東京也敢插隊搶食物,甚至在網路上公開這種無恥行徑,好不要臉)。

充分演習的話……大家都知道的,全都是唬爛。

應 對態度的話,其實台灣也不是沒有好過,至少921的時候,日本人很稱讚當時的政府反應(應該說李登輝的反應,不然像劉兆玄這類後來成為馬英九愛將的貨色, 表現令人作嘔),其實日本也從當時的台灣學走不少經驗去補強阪神大地震時的不足,這是一種好得循環。而SARS時的政府應對,也讓國際肯定(至於現在 H1N1災情遠比SARS嚴重,政府卻刻意隱瞞……),不過目前的政府,是那種出事還跑去泡溫泉、游泳的……

簡單說,欽佩日本人,我們可以自我要求,但羨慕日本人的政府……

我 到覺得民進黨應該以準執政黨的身份做些政府應該做,但政黨也可以做的事情,比方說建立地方黨部的緊急災變通報網(這次賑災,請大家注意民進黨公佈,可以直 接捐錢到日本的捐款路徑,不要捐給政府或山寨版的紅會,而佛教三毒的直銷團更不該被信任)、協助規劃災變疏散路線(比方說莊瑞雄就說要規劃北市核災變疏散 路線,希望不是說著玩的。)……有很多事情其實是早該做,而且不只政府,學校、公司行號也都該進行才對,看看日本因為災變演習確實,連小學生都能照著執 行,如果連小學生都能鎮定,社會哪會陷入狂亂。

此外,既然台電對於災變疏散很有信心(不知道打來的信心,居然說疏散沒問題,你相信?), 應該要求在下半年至少舉辦一次全國性的核能災變演習,其中核一、二、三廠應該舉行民眾疏散演習,疏散半徑20公里內的居民給我看看,別說幾個小時內疏散完 畢,我倒想知道你一個禮拜能不能疏散完勒!

其實我們能做最根本的,是換掉爛政府啦!台灣從921救災被肯定、SARS應變被肯定,到現在成為國際笑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選錯人啦!如果覺得日本很了不起,那就記得,如果你選了那種「你不是見到我了嗎?」、「大悲無言」的貨色,陷入恐慌根本是你活該啦!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關於勞資之間的權力不對等

有關老闆跟勞工間的權力不對等,最近有太多人提出,但也有太多不健康的想法在裡面,實在應該好好解釋一下。

首先,老闆擁有事業單位,請注意,他是擁有者,所以關於事業單位本體各項事務,他擁有絕對的決定權(先不管何不合法),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

來聊聊團體組織吧!

從體育協會,到這幾天開始有人在談組工會的事情,剛好我全都管過,所以來聊一下吧!

話說在前頭,因為社會團體法即將通過(已經二讀),所以以後成立社會會比現在簡單很多,但不管簡不簡單,反正成立以後才是挑戰的開始,雖說法令規定有修改,但人民團體本身的性質是不會變的,所以我會先撇開法令規定不談,直接談組織本身。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加班的問題--加班的發動權、拒絕權與加班上限

關於加班,這問題還滿多的,幾乎可以說是我們臨床問題裡數量最大的(表面上最多的問題是工資,但實際上工資有問題幾乎也等於加班費有問題,只是勞工不見得會提出來),而且他也是狀況最多的問題之一,不是可以三言兩語用對錯直接切割的,因為例外狀況太多,幾乎都要個案看待,很不好應對的。

當然,法令雖然有些彈性,卻也不能讓你隨意解釋,至於因此讓一些人「感覺受傷」,那真的是很無奈。

以下把加班可能出現的狀況跟大家分享一下(還不到分析,分析讓科班的人去處理,我只是半路出家的勞政人員)。

觀影心得:你的名字(君の名は。-your name.-)

你的名字(君の名は。-your name.-)
原作:新海誠
導演:新海誠
編劇:新海誠
人物設定:田中將賀
音樂:RADWIMPS
動畫製作:CoMix Wave Films
影片長度:107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