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經感想:約書亞記7-19

第7章開頭是一場自肅行動,因為他們去打一座小城(派三千的兵攻城,理論上這城人口數不可能太多),結果不但打輸,還被追殺。

原來是有人偷藏戰利品……我說過,這是很有神學意含的宣告,因為我們必須潔淨自己,所以不該懶惰,容許自我放縱,而只要發現了,當然要嚴厲處置。

所以有一整個族裔消失……



然後再次攻城,這次他們採取了誘敵戰術,這是過往摩西時代沒有的,因為摩西顯然也不是什麼將才……總之這次他們用計引誘,接著徹底屠城,殺了一萬多人……是說如果這城有一萬多人,一開始居然只派三千人,真的超白目的,總之這數字我覺得可能不是很準確,因為誇大戰功是歷史書常見的問題,至於打輸則會誇大敵方人數……

總之他們打贏了,還把艾城的王給殺了,但他們依然尊重死者,在日落前安葬。

然後他們按照摩西的遺言,宣讀了律法。

舊約聖經是歷史書,同時在世界歷史書裡面也是很奇特的一本,因為大多數的歷史說都寫好事,都在歌功頌德,唯獨舊約聖經,講的其實大多是壞事,一直強調以色列人多悖逆,被罰活該,重點在於上帝最後依然願意施行拯救。

但詳細記載祖先做過的錯事,其實教育意義遠大過歌功頌德引發崇古返祖念頭要好多了。但也因為一直記載壞事,其實舊約聖經真的很十八禁啊!

第9章是很關鍵的一段,就是基遍人用計讓約書亞發誓不殺害他們。

上帝交待要把當地人全都殺光,但約書亞忽略向上帝確認這一點,上當了,只好允許他們活著,只是作為奴隸……

就現實觀點來看,基遍人這樣用計當然很厲害啦!誰叫你以色列人擺明一來就是要把人家全都殺光,人家不自保怎麼可以,至少人家沒有反抗你。

但我說過,這是神學書籍,要用神學觀點來看。簡單說,你不該放縱自己,允許有任何罪惡在你的裡面--當然,我再強調一次,人是有限的,所以這件事情不可能完全達到--正因為「不可能」,上帝才要求我們用最激烈的手段處裡--只要發現就要殺掉。

以色列人雖然允許這些人活下來,當作奴隸……這很快就產生不良後果了,一個使用奴隸的國度,是絕對健康不起來的……

不過有趣的一點在於,第10章告訴我們基遍其實也算強大的部落(雖說照聖經記載似乎沒有稱王),結果他們的投降居然引來其他五王的聯合進攻,因為五王以為基遍事跟以色列「聯盟」,但其實是投降。

結果基遍居然像以色列求助……或者說他們其實對上帝也很有信心,又或者只是希望隔山觀虎鬥,總之約書亞很老實得出兵,在上帝領軍下還把五王全給殺了,這下夠強了吧!我想基騙人一定慶幸自己站對邊。

在國際局勢裡面,站對邊真的很重要啊!記得要站在上帝那邊。

既然打贏五王,這下士氣旺起來了,就接連殺伐。這次以色列人學乖了,通通殺掉,一個不留,完全照上帝的旨意來做。

之後記載了以色列人佔領的土地範圍,基本上那個年代一個城邦就是一個王國,打敗31個王就是佔領31座城的意思(也等於31個大型綠洲)。中東地帶不像台灣這樣綠地是連續的,所以其實有很多三不管地帶,因此水源、綠洲都非常重要。

雖然上帝應許的土地還沒有全部打完,但因為現在擁有的土地很大片了,加上以色列人把人家都殺光,所以留空城其實等於在邀請鄰國來佔領,所以要先分土地,讓以佔領土地有人可以進駐--這樣以後打戰也不用帶著老弱婦孺,讓他們快點去田裡耕種比較重要--請注意,以色列人終於要從遊牧民族變成農耕民族了,這可不是小小的變化,而是非常不同的文化變革,尤其是對於神明與崇拜概念的轉變--國家神會逐漸變成為地區神,這時候「原住民的神」很容易就會混進來,所以上帝才要他們全都殺光,而既然沒殺光,代價自然是要付的。

當然,如果你只看這部份,自然會想到當初傳教士在美洲犯下的暴行,那是何等邪惡的文化滅絕,因為他們就是這麼幹的。

所以我才一直強調這是有神學意含的事情,擺在古代還說得過去(那個年代這樣屠城其實根本不稀罕,甚至很正常),現代絕不能這樣解釋,尤其當新約聖經早就把這些律法重新解釋過了--重新解釋是重點,所以每個世代都應該重新解釋過,依著現代社會環境,來讓神學產生進化,因為這才能讓聖經的教導活過來,也是長老教會信條強調的,要「釘根本土」。

實際上,在舊約時代上帝就已經開始這樣啟示,就是我一直強調的,「啟示的普世性」,因為「萬民最早的崇拜對象,通通都是上帝」,例如上面提到被殺的五王,包含耶路撒冷王,還記得當地古代的統治者撒冷王邁基洗德嗎?耶穌可是被稱為「邁基洗德的等級」,可見這傢伙地位多高,而當地崇拜對象可是至高神--也就是上帝啊!只是後來隨著時代演變,神學意含不斷變化,才逐漸地區化的,但這是「必然」(之前在教會就討論過,在沒有出產葡萄的地方,聖餐禮還一定要用葡萄汁嗎?何況耶穌用的是葡萄酒),重點在於崇拜的核心有沒有扭曲。

之後各族分配土地,又因為各族人數不一,有人嫌小,還要再多攻打一些地區--可看看見記載中有些地方還有森林,現在……

約書亞最後才分,他分到了亭拿,所以亭拿暫時成為統治中心,而約書亞被稱為第一任士師。

先解釋一下,以色列在這個階段沒有王,各部族有長老群統治,而12支族沒有誰比較大,因為他們唯一的王是上帝,而上帝會興起士師來領導他們。士師是一種任務指派,跟先知不同,因為同時間先知可以有很多位,比較是純粹的神職人員--不過先知地位又比祭司高,因為不是靠血緣,而是上帝指派,但不是祭司不能承擔各種祭禮任務。總之士師主要是政治與軍事上的領袖,也不是世襲的,而他在哪裡,當時的政治核心就在哪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