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經感想:十誡(7)

終於,十誡的介紹來到尾聲,將天要來介紹第一誡:

我以外,不可敬拜別的神明。

有些分類會將前一句話:「我是上主─你的上帝;我曾經領你從被奴役之地埃及出來。」也擺進去,不過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一個直接定義一神教的句子。

這句話很重要,因為這是一個定義,不論是對上帝自身,還是對你的價值觀而言都是。在這句話之前,沒有閃躲空間,要不是信,就是不信,沒有模糊餘地,所以他擺在第一誡,所以我擺在最後才介紹,因為這句話直接框住後面九誡。

我們從語句結構來切入好了,首先,和合本修訂版的這句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其實,這兩種翻譯在意含面是有差異的(目前看來中文一本在這部份出現兩類翻譯,英文則只有一類,雖然句子有差異)。

但這些其實跟原文之間依然不全等,原文是「在我面前,你們不可以有別的神」。

這句話當然沒那樣容易解釋,因此出現兩類翻譯。

這其實也是關於信仰的大哉問,超級複雜好不好。

我們來個腦力激盪吧!首先我們先確認一個邏輯命題,神要嘛存在,要嘛不存在,就兩種情況,有跟沒有,一翻兩瞪眼。

問題在於,這個命題不是我們現在能夠科學實證的(不管存在還是不存在都是),當然總會有人感很肯定的說我確認有神,或者我確認沒有神。是的,我也敢確認有神,但那並不是「科學實證」,完全不是,大家可能用經驗法則、用推論,但不能複製驗證的,都不能成為科學實證,因此這個命題,我們且先不管,總之在邏輯上這問題就兩種答案,而且兩種答案互斥,沒有交叉空間,也只有一種答案為真,沒有其他可能。

那再來的問題就更機車了,請問神是什麼?

這問題其實是一個問題的先行命題,只是大多數人都會直接討論前一個問題,結果就是連問題本身的定義都不清楚了。

這也是弔詭的地方,首先,雖然大家對於神的定義可能有很大差異(一神教的神是絕對者,但日本傳統的神卻比較類似精靈或妖怪,隨便一個杯子也有神,因為是「式」),但基本上至少共識就是神一定涉及某種超自然力量或超自然體驗,而且這個力量有辦法干涉人類認知的世界,而人類也可能透過某些方式與這個層面的力量交通。

但就算有這種共識,基本上相異之處還是遠遠大於相同之處,但在這個層面,反倒是人類認知的層面,但存有的本質不因你的認知而改變(除非你是那種認為自我認知就是一切的唯一那種)。

於是接下來就會變成,「你」相不相信有神?「你」相信的是哪種神?「你」希不希望有神?「你」對神有什麼期望?

到這個階段,問題就變成「你」怎麼想的?

先回到經節,一神教是這樣的,「只有一個神」,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世上只有一個神」(沒有其他神),還是「你只能拜一個神」(所以還有其他神)。有點麻煩對吧!所以上面的翻譯出現兩種,一是你不能敬拜別的神(所以有別的神可以敬拜?只是你不可以拜)。另一個是「你不可有別的神」(所以還是有其他神?)

好像是比較支持第二種說法對吧!但聖經又常常強調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真神,其他的是假神,那這樣第一誡只要說「我是唯一的神,你唯有敬拜我。」這樣不是比較好?

這問題是出在,神其實有兩種,一是客觀存在的神,不受你相不相信所影響,但還有另一種神,也就是第二誡提到的偶像。

比方說有人相信錢的力量,就會把錢變成神,甚至用來凌駕於上帝之上。

比方說有人相信權力,就會把權力變成神,然後追求權利、臣服權力。

如果有人相信愛……我們不是常說神是愛嗎?但神「只是」愛嗎?如果你把「愛」當神,那麼面對邪惡的時候,你覺得有多大威力,比方說你現在去跟香港那些姦殺學生的軍警談論愛看看,說你愛他們,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別跟我舉耶穌的例子,因為耶穌「不是只有愛」,千萬不要誤會。)

也因此,第一誡不單只是表面上說我只相信上帝,我只敬拜上帝這麼單純而已,你還必須「認識上帝」,這代表,你必須去追究上帝的無限性。

換句話說,你必須研究才行,不分理性與感性,不是說理性分析完就可以理解,也不是說只要感受就能知道,而是兩者同樣必要,缺一不可。

因為這才是無限。

這個第一誡,其實是超級大的功課,人類歷經幾萬年發展,如今也只進展一點點啊!

請記住最大戒命:「你要全心、全情、全意、全力愛主─你的上帝。」所以當你說要愛上帝,是的,那請問你到底要怎麼愛?沒有理解要如何愛呢?

你可知道,「我以外,不可敬拜別的神明。」這句話難度有多高,那可是傾注一切才能把焦點完全擺在上帝身上,你以為都不用研究思考,或者只需要研究思考的嗎?
------------------------
十誡:
1234567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