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經感想:為何要研經?為何要寫下來?為何要分享?

在正式進入文章主題之前,先分大家分享一個連結:
婦女查經營 渴慕者來親近上主

身為男性,很可惜的沒機會參加這樣的營會,雖然我很感興趣,不過教會似乎不認為男性會對這種議題感興趣……其實我不但很感興趣,根本是長期研究者啊!

這篇報導裡有段話我覺得很重要,是玉山神學院新約學助理教授邱淑嬪牧師說的:
聖經不只是知識,而是基督徒在生活遇到難題後的抉擇標準,故除了了解上帝旨意外,每個基督徒都必須決定聖經對於自身的意義,還要容許聖經對自己既有的「成見」提出挑戰,「因此聖經不只是閱讀,還需要詮釋。」



沒錯,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對基督徒來說這也是非常嚴肅的課題,是一輩子的任務。

我先來說說我自己的歷程。雖然從小長在基督教家庭,但因為父母親其實自己也很少上教會,所以我只有去主日學(也不是常去),還有國高中時代有去參加青少契,但因為後來跟補習時間衝突也沒去了。

換句話說,童年時期跟教會其實不算密切,雖然家裡聽的都是聖樂,讀的是聖經故事,但都是很「生活化」的部份,真正教會生活或屬靈生活其實很單薄。

到了大學時代,雖然也有去團契,但就是沒去做禮拜(除非有人約),所以還是保持距離。

但我的第一本聖經也是這個時候買的,因為從高中時代起,我對於宗教思想就很感興趣,大學當然更有時間研究,所以接觸了各種宗教的背景知識(沒錯,我一直習慣從背景開始研究,主要是歷史與文化的部份,當然還有社會學與政治),而我最熟悉的當然是聖經,所以真正買來研究的也是聖經(其他宗教就只用借來看的,或去廟裡拿免錢的,我國小的時候就看過很多,什麼天堂遊記地獄遊記的我可都沒少看)。

問題來了,其實聖經不是可以直接讀的東西,絕對不是,很多人會說什麼唸了就對……這絕對是錯誤,絕對錯,聖經從來不是什麼直接看就能懂的東西,新約可能還直接一點,舊約絕對不能這樣看。

實際上,聖經是要「研究」才可以的東西,沒用研究心態去讀,絕對會出問題。

話雖然這樣講,以前基本上並沒有系統化的去研究聖經,就傻傻的念,然後越念越遠。

不過,我本來就是會思考人生意義那種怪人(多得是問我為何沒去念哲學系的……好問題,因為我是自然組的,而且我感興趣的東西是「一切」,我對一切都很有好奇心,超級貪心的),所以就算沒研究聖經,也不表示我脫離研究神學或研究宗教的熱誠,而是我在這個階段補充了非常巨量的背景知識,尤其是歷史地理,以及神話學(因為科學史最早期的東西就是神話學,研究科學史就不能忽略神話,研究社會科學尤其重要)。

真正開始認真讀聖經,其實也不過是六七年前的事情而已,之前都是斷斷續續,沒有從頭到尾看過。

六七年前開始的第一次讀經計畫,同時閱讀了兩個版本的翻譯,同時參照兩本解經書,當然,腦中自動運轉的是批判式讀法,針對的是解經書的內容,因為這兩本解經書都是「華人」寫的,內容有非常明顯的儒教元素,怎麼看都是錯誤連篇,糟糕至極,就連原本不覺得有何不妥的太太,看久了也覺得這種解釋很糟糕,偏偏這是非常常見的中文研經參考資料。

糟糕歸糟糕,反正我看完一輪,多少有自己的想法,但從沒想過要發表,畢竟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正如上面的引文,「每個基督徒都必須決定聖經對於自身的意義」。

不過,之後發生了同婚議題,我突然發現,那種華儒奴思想的基督徒數量也未免太多了,這我可不能容忍。再怎麼說,我從大學時代就在關心同志權益,雖然不是什麼活躍分子(畢竟我那時一個也不認識,真的只是純關心),好歹也辯證過相關理論,所有你想得到的辯論內容大概我腦中都演過一輪,在神學上當然更是支持我的觀點,怎麼看上帝都是允許同婚的。

所以我開始表態,一方面是為了幫基督徒爭取一點空間,免得人家誤以為基督徒都是恐同異端那副德性,那可是非常冤枉。

同時也開始覺悟到,我不該獨善其身,更不能在明知道華儒奴價值觀有多邪惡的狀況下,放任這種思想毒害教會。

不過我只是個小小信徒,能做什麼呢?好歹,我勉強算上得了檯面的部落客,那麼寫文章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

於是我針對同志神學這部份寫不少文章,但也同時發現不夠,一是我自己還需要更多研究,二是我應該把研究結果寫出來。

所以,當我參加完TD營會以後,我非常強烈的感受到聖靈對我的催逼,我知道上帝要我寫下我研經的感想,一個給現代世代看的神學。

所以我開始新一輪的研經計畫,因為這幾年我看了很多神學書籍(當然全都避開「自稱華人」的作者的作品,除非我打一開始就為了找他毛病才會去看),而且看了非常多「反教者」的論述(很多人喜歡寫書攻擊基督教,這類書越看越無聊,太容易打槍了,因為內容跟華儒奴亂解釋聖經的人一樣--差不多也是華儒奴),然後教內的書則看很多不同教派的書籍(尤其是福音派與靈恩派衝突的部份),再找了不少歷史書,針對聖經歷史考據的部份補強。而在讀經的部份,則選了不同的翻譯版本,佐以背景解釋的參考書,但避開解經書,因為這次我要自己解經。

這一輪的讀經,感觸跟第一次完全不同,上一次比較像在看故事,然後一邊嫌解經書的解釋很爛。第二次的研究,真正讓我感受到聖經內的豐富程度,還有那種歷史傳承的感動。

這我必須寫下來,而且把文章公開。

因為那是這個世代的台灣人所需要的。

雖然上帝感動我寫下這些研經文章(非常激動,實際上從我開始寫至今,完全沒中斷過,不然這幾年部落格都要長草了),並不表示「聖經就是這樣解釋」,我一點都不希望聖經只有一種解釋,這對上帝的無限性是種侮辱。實際上,幾千年來從神的話語裡面,有太多人用各自不同的觀點,取得屬於自己的救贖。

我只是擔憂那種被華儒奴霸權壟斷的聖經教育,會摧毀社會認知,這才是我最擔心的。

我會繼續發文,直到介紹完整本聖經。當然,我自己的研究進度一定比較快,所以之後還會有第三輪、第四輪……這對基督徒來講其實是很正常的功課啊!

願上帝繼續激勵我,讓我能持續下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