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從巴哈姆特事件看中國文化

這幾天很熱的新聞,一是陸委會主委,一是巴哈姆特被中國人惡意攻擊。

巴哈姆特這件事情現在已經擴展到連遊戲基地等其他遊戲網站也遭殃的地步,對年輕族群來講,這可能是比陸委會主會誰當更嚴重的問題。

的確更嚴重,陸委會找個「前」綠色人士,一看就知道是用來當墊背的,反正兩岸事務有成是馬英九英名,失敗了是綠營杯葛,哪個人笨到去那邊接受招安是她家的事情,反正馬英九的中國政策,「成功是台灣之禍、失敗是台灣之福」,但統媒才不會這樣寫勒!

所以來看切身問題吧!別說那跟你沒關係,雖然巴哈我很少去,但如果哪天把把矛頭指向黑米、funp、01這類人多的地方,甚至是Y拍、博客來等商務網站,那可麻煩不小,所以還是應該關心啊!
##CONTINUE##
也許有人不清楚,我簡單講一下好了,就是「有人想收保護費」。

保護費收到這樣明目張膽的,跟恐怖份子已經沒有兩樣了,偏偏這是某些丁丁心目中的祖國很喜歡做的事情。

所謂上行下效,中國官方喜歡這樣威脅台灣,人民自然也這樣搞。

好啦!現在有個貪腐黑金代言人,無能無責無潔操三無的人才準備上台當特首了,他可是要歡迎中國觀光客來台耶!

記得前兩天有則新聞,就是有學生畢旅在飯店狂歡弄得一地穢物……要知道,接著要來的可是中國人耶!要對這種人說歡迎還真需要不小勇氣。改天如果櫃檯收到一封信,上面寫著「貴飯店風評甚佳,為促進兩岸交流和諧,請與本單位合作、利潤共享,不然就留一地大便給你。」

別說我在開玩笑,中國觀光客犯罪率在各國都是名列前矛的,現在讓他們來到這個語言相通的地方,加上一堆「認賊作父」的丁丁等著宰殺……

難怪各國都有那種「本店不歡迎中國人」、「本店不賣仿冒品」、「本店沒有黃色書刊」的標誌,而且還是簡體中文版喔!你想這是要給哪一國人看的?台灣還要多 久會掛出這種看板?或者不敢掛?因為中國人在南韓都敢引發暴動,現在讓紅蟑螂培養者當特首,中國人可以囂張到何種程度,還真是不敢想像。

當全世界關心西藏人權的同時,國民黨海外學生還跑去聲援中國哩!這果然是中國人作風,難怪很多人說國民黨裡面全是「滯台中國人」,要他們滾回去真是一點也不冤枉他們。

對了,前面提到上行下效,中國政府在台代言人國民黨也是這樣威脅人民的,比方說不投馬立法院會亂之類的,看看柏楊寫的「醜陋的中國人」,懂嗎?台灣人不歡迎中國人啦!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不要想太多,走自己的路

是這樣的,說民進黨不夠謙卑、說民進黨不夠衝、說改革不夠、嫌改革太快、認為不該去沾進步議題,認為對進步議題不夠堅持……

我還可以隨意舉出87種互相衝突的所謂檢討建議,但其實上面這些雖然互斥的東西,都是有其道理的,這正是政治好玩但也讓人頭大的部份。

無月之夜的安息

有隻獅子,在成功伏擊完粗心的長頸鹿後,開心的享用了一頓。

身為一隻獨居的年輕公獅,能夠撂倒巨大的長頸鹿是很不容易的,這當然需要一點運氣,公獅並不否認這一點,運氣本身也是實力的一種,他一直是這樣想的。

關於投開票流程的檢討

這次投開票的辦理流程真的非常糟糕,大家抱怨連連,其實更慘的是選務人員,我當天工時來到18小時,開什麼玩笑?只因為公務員不受勞基法保障就這樣搞喔?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